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
上一篇:玩点更刺激的
下一篇:大奶表妹

家事

都说男人四十一支花,可我都四十好几了还是一事无成,在一个国家机关当
一个不大不小的主任,权不大,事倒很多,每天还要看领导的脸色行事,有时觉
得活着真累,真它妈想辞职不干了,可又能干点什麽了,年纪也不小了,只好在
机关里混一天算一天了吧。

尽管在单位里混得一般,但我也还是挺有让同事们羡慕的一面,那就是我的
家庭,真的还不错,我也挺知足的,老婆挺漂亮,虽然四十出头了,可看上去和
年青时的差别也不算大,而且还添了一种成熟的女人味,身材也还保持得挺好,
又是咱们这个城市里的重点中学的教师,工资比我还高,我还能不知足?儿子也
还不错,就在他妈的学校里读高中,快高考了,成绩也还不错,有希望考一个重
点大学,当然,这也得谢我老婆,我平时挺忙,没有时间教导儿子,全靠他妈对
他的学习的辅导了,所以,儿子对他妈亲,对我倒没多少话可说。
其实在别人眼里,我也算混得不错了,仔细想一下,也是的,我现在这年纪,
只要老婆孩子过得幸福,还有什麽要求呢?

可是最近,我发现平时老实听话的儿子有了一点问题,上星期他班主任打了
个电话过来,说是他最近老是迟到,或是早上一、二节课就根本不来上,坐在教
室里也晃晃乎乎地,这让我很担心,也很奇怪,儿子的事都是她妈在管,又都是
在一间学校,平时老婆去上班都是和儿子一块走的,不会联儿子迟到旷课都不知
道吧!可我问老婆时,老婆呆了一下,也说不知道,这让我更奇怪了,说了老婆
几句,怪她没有注意儿子,反而让她埋怨了一通,说我平时就不关心儿子,现在
倒来怨她,我自知理亏,不敢多说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门上班,在办公室坐了一下,就打个电话到学校,儿
子的班主任说,儿子还没有到学校,倒是他妈妈打电话给她说我儿子有点不舒服,
要迟点才到学校去。放下电话,我很不放心,出门时,儿子都还好好的,老婆也
没和我说过呀,于是,我又打了个电话到家里去,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我
又打老婆的手机,又关机了,我不放心了,离开办公室,赶回家去,还没到家,
刚进小区的院子里,就看见老婆和儿子从楼里走出来,有说有笑地,老婆打扮得
挺漂亮的,儿子手拉着他妈的手,老婆不时用手整理一下儿子的头髮,母子俩看
上去挺亲热的,看上去儿子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我正要上去打个招呼,问一下
怎麽回事,老婆已经拉着儿子的手上了一辆的士,我只好带着一头雾水回到办公
室。

晚上的时候,我问老婆,老婆说,儿子就是突然有点头痛也不是什麽大事,
“那我打电话,干嘛不接?”我问她,自己也放下心来了,“那电话是你打的呀?
我正给儿子喂药,就没接!”老婆看了我一眼说。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几天,我每天上班都忙也就忘了这事,一天早上,我出门
急了一点,忘了带一分文件,走到小区门口才想起,忙又急忙赶回家去,敲了好
久的门,老婆才出来开门,见是我,老婆的脸色一惊,我发现老婆的脸有些红,
头髮也有点乱,“干什麽这麽久才开门呀!”我说了一句,就急沖沖地进去拿文
件,看见儿子坐在桌子前,也有些慌乱,我随便叮嘱了他一句,“你快点,别要
上学又迟到了!”儿子老实地点点头,我拿了文件就又出了门,没时间去多想些
什麽。

等我坐在办公室里才有时间想一下了,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其它问题,想了半
天也想不明白,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儿子还在睡觉,我就让老婆出去买早餐,然后,等老婆还在
家上的时候我打她的手机,告诉她,我到单位上有急事,就不吃了,先走了。然
后,我就钻到房间里床下,等待着,不一会儿,老婆回来了,在叫儿子起床,
“你快一点,不然又要迟到了!”这是老婆的声音。

不久儿子起来了,在洗脸剧牙,边问他妈,“妈,老爸上班去了?”“嗯!
你给我快点,别又迟到了!”老婆大声地说。

不久,客厅里传来吃东西的声音。我什麽也看不见,就听见老婆在外面小声
地说,“老毛病又犯了,你给我安份点,好好地吃,把这杯牛奶喝了!”“我不
喝,我要喝妈的奶,妈的奶比牛奶好喝!”儿子在说,“放屁,妈早没奶了。”
老婆笑嘻嘻地说,我当时一惊,把头低在床缝里向外看,儿子正站在他妈面前,
拿手摸老婆的乳房。

我吓了一跳,话都说不出来了,呆呆地爬在床下,一动不敢动了,我心里觉
得害怕。

显然,客厅里的老婆和儿子没有想到我还在家里,他们的动作越来越旁若无
人了,儿子的手已经伸到了他妈妈的衣领里去了,老婆笑呤呤地望着儿子,一边
说,“又不想去上学了,当心你老爸知道了。”“不会的了,老爸早走了!”儿
子说着,乾脆蹲了下去,掀开老婆的上衣,老婆笑咪咪地自己把乳罩解开,弹出
那对雪白、肥大的乳房,捏着一只塞进儿子的嘴里,“吃吧,吃饱了可要去上学
呀!”

客厅里没有了声音,只听见一陈舔吸的声响,我看见老婆闭上眼睛,抱着儿
子的头,儿子则含着他妈妈丰满的乳房,就像小时候吃奶一样吃得正欢。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和振惊,我很想沖出去,揭穿这不甚入目的一幕,
但我没敢动,一动不动,我害怕,我仿佛看见了这个幸福家庭的破碎,我清楚,
如果我沖出去,一切就不可挽回。

一会儿,我看见,她们母子俩手拉着手向卧室走来,老婆还爱怜地亲了儿子
一口,儿子慢在他妈妈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母子俩笑嘻嘻地进了房,关上门,我
紧张得大气不敢出,我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了,因为是在床下,我看不见她们母
子俩的动作,只能听见老婆和儿子上了床,接着是一陈“嗦嗦”的脱衣声,然后
就是舌头亲吻肉体的声音,老婆也传出一陈压抑的呻吟声,就像平时和我做爱时
的一样,我觉得一切都完了,自己身体都被什麽碾得粉碎。

床上有了大的动静,吱吱地响,老婆在呻吟着说“好儿子,你轻点……别太
急了……慢慢来……”儿子一直没有出声,只是听见他在喘气,我在床下可以感
觉得到床在振动,不同寻常的振动。

我觉得自己已经瘫痪了。身体软得无力,我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惧,身上流了
一身冷汗。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老婆的声音越来越低,像在喉咙里低呤一样,像是快要
断气一样,这时床抖得更曆害了,接着听见儿子大口喘着粗气,跳到了床下,然
后又是一陈亲吻的声音,接着又是忽忽忙忙穿衣服的声响。

儿子在说,“妈,快点,又迟到了!”老婆的声音,“忽也没用了,叫你不
要做,你非做,等会,我去和你们刘老师说一下吧,就说你病还没好,到医院打
针去了……”就这样,老婆和儿子说着话,葱葱忙忙离去了,半天,我才从床下
爬出来,魂都像丢了一样,坐在床上呆了好久,烟也忘了抽,床单很白,看上去
老婆和儿子离开时整理过,很平整,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我突然感到绝望,
并且恐惧。

那天我回到办公室坐了一整天,一言不发,想了很多,好在我是领导,下属
们也不敢多问什麽,天黑的时候,我才回家,老婆已经做好了一桌饭在等我了,
结婚二十年了,这样的日子我也习惯了,可今天我觉得很怪异,我知道,这种真
正的幸福是真正地离我而远了。

我一言不发,坐在桌旁,儿子看见我,脸上又露出习惯的畏惧,“吃吧!”
我拿上筷子,也觉得真饿了,一家人坐在桌边,开始吃饭,悄无声息,妻子先觉
出不对了,有些不字地看着我,问“出什麽事?你没事吧!”“没事!”我极力
掩饰住心情,“就是单位上工作忙了点,吃饭吧!”

晚上的时候,妻子可能有些内疚吧,主动趴到我身上来挑逗我,被我一把推
开,“睡吧,都老夫老妻了!”

这天夜里,我失眠了。妻子也没睡好,我听见她不断地在翻身。

第二天早上,我没有先走,磨蹭到妻子和儿子和出门了,才出门上班,这是
我上班也来第一次迟到,不少同事都有点吃惊,一个老领导还和我开玩笑说,
“怎麽了,咱们主任也迟到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除了上班,我就呆在家里,不在外出一步,妻子很奇
怪,家里的生活也变得平静,可我知道,这样是无济于事的,我知道要来的总会
要来。

这天晚上,吃饭时,我就看见儿子在向妻子挤目弄眼地使眼色,妻子装着若
无其事的样子,可我知道肯定有鬼,我也装出一付什麽都不知道的样子,吃过饭,
儿子去上晚自习去了,过了不多久,妻子就和我说要到学校去一下,她是一个班
的班主任,要去和学生开个班会,然后就出了门,我冷笑了一下,也跟着就出了
门,出门时,我带上了我去年在国处旅游时买的一个望远镜,远远地跟在妻子后
面,果然,不出我所料,走了不多久,就看见,儿子从一个胡同口拐了出来,母
子俩走到一块,有说有笑地向前走,一点也没感觉到我在后面跟着。

一直走到一家影厅前,现在是淡季,看电影的人不多,门前基本上没有什麽
人,妻子领着儿子买了票,借着夜色,快速地钻进了影厅里,我忙跑了过去,问
卖票的,刚才进去的两个人买的什麽票,卖票的告诉我,说是买的是5号包厢,
我忙也买了一个旁边的6号包厢,走进影厅。

进去后,里面更黑,我看了一下,基本没什麽人,我顺着过道,走到6号包
厢,这种包厢,前面是有一个小门的,看不见里面,我关好门,坐在黑暗中,觉
得身体在抖动,竟然有些兴奋。

5号包厢就在隔壁,我看了一下,这中间是有一般的三合板隔起来的,很薄,
我毫不迟疑地掏出小刀,悄悄地在三合板上钻了个孔,然后把眼睛放在上面向隔
壁看,这时我的眼睛也以适应了影厅里的暗光线,可以清楚地看见了。

果然,妻子和儿子就坐在隔壁,一开始,儿子还挺老实,不久就不老实,手
开始在他妈妈身上乱摸,妻子脸上带着笑,只是说,“别动,老老实实地看电影
吧,很好看的!”儿子那里肯听,就伸去解妻子的衣扣,妻子打了他的手一下,
“要死呀,当心有人看见!”

“怕什麽呀,妈,咱们是在包厢里,没人看得见的!”儿子说,已经把他妈
妈的上衣解开了,看得出他还挺熟练的。接着儿子又去解妻子的乳罩,这回妻子
挡了几回,都没挡住,也就算了,儿子解开他妈妈的乳罩,妻子那对丰满雪白的
乳房就弹出来了,说实话,妻子虽说是四十二岁的人了,可一点也不显老,那对
乳房还是很有弹性的。又白又大,挺诱人的。

“这孩子,真拿你没法!”妻子歎了口气,把乳罩放到一边,然后把上衣扣
好,说“你就这样摸吧,别让人看见了!”儿子笑嘻嘻地就伸手把他妈的怀里,
把玩着那对本来是用于我的东西,妻子带着笑容,甜甜地看着儿子,儿子摸了一
阵,另一只手就向妻子的裙子下伸,妻子笑着夹紧双腿,“这可不行,你今天洗
手了吗,又拿髒手来摸。”

儿子倒是契而不舍,终于,妻子张开双腿,半躺在沙发上,眼睛也闭上了,
好像很享受,我一看,原来儿子已经蹲到地上,把头钻进了他妈的裙子里,这小
子,不知从哪儿学的这些东西,而且还很熟练,妻子真的一付享受的样子,只是
不敢呻吟,就喘着气,儿子擡起头来,咂咂舌头,“妈,味道真好吃!”“呸!
不要脸!”妻子脸也有些红了,毕竟是那年代的人了,对这些东西还是有些接受
不了,她看了儿子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味道好的话,那你就再吃几口吧,
不过,你咬的时候可要轻点咬,那里可不能咬的!”我眼一别,看见妻子一裙子
下,内裤已经退到脚上,那团乌黑光亮的阴毛下,两片紫红色的阴唇已经油光水
滑了。

儿子高兴地又低下了头,妻子已经是一付欲死欲仙的表情了,我从没见过她
这麽风骚的样子,她妈的!我骂了一句。

这个时候的妻子也开始主动起来了,手在儿子身上摸索,还解开儿子的裤裆,
掏出儿子那根东西,拿在手里揉搓着,我一看,想不到儿子那东西和我也差不多
了,而且好像还要粗一点,在妻子手里一揉,就更显得大了,怪不得这小子开始
想女人了。

她们母子俩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放纵着,我当然是看得怒火中烧,可又不敢出
声,同时却瘾隐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觉,我深吸了口气,眼睛不由自主地
盯得更大了。

我也很奇怪儿子是从哪儿学会的这些,好像比我还要专业,唉!看来现在的
科技是太发达了点,不该他们知道的他全知道了。我转身看了眼凶厢外面,屏幕
上正在放影一部外国的色情片,漂亮、性感的女主角正在夸张地呻吟,再一看屏
幕下面,光线很暗,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人,大都是些情侣,早也搂抱到了一起,
我甚至还听到墙角边传出一种压抑的呻吟声,我唉了口气,摇了摇头,心想,我
怎麽也会到这种地方来呀,要是让同事们知道了,他们会是什麽样的表情呢?

我这样想着,又回到自己的包厢里,再往隔壁看,儿子已经把头从他妈妈的
两腿间伸了出来,正坐在妻子的身边,紧紧搂着他妈妈,一只手仍在他妈妈的裙
子里摸索,另一只手则已经伸到了他妈妈的衣服里,妻子一付很满足的样子,手
里依然握着儿子那根大肉棒,看样子,她有点爱不释手的了。

过了一会儿,儿子在他妈妈的耳朵旁说了句话,声音很轻,我没听见,就见
妻子的脸也红了,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样,轻轻地打了儿子一下,说“就你鬼花样
多!”然后,擡头四下看了看包厢外面,见很安静,这才低下头去,张开嘴一口
就含住了儿子的那大肉棒。从动作上看,妻子的表现显得很老道,只是换了个环
境,有些紧张罢了。这一点,我从儿子那欲死欲仙的表情,我就看得出来。

看见自己的妻子弓着身子含着儿子那玩意的样子,我心想,这叫什麽事呀!

儿子也还真不客气,侧过身子,抱住他妈妈的臀部,一下就掀开裙子,轻轻
把妻子那雪白的内裤向下扒开,看见自己妈妈那雪白浑圆的屁股,儿子开始在吞
口水,双手搂住他妈妈的大屁股,在那光滑的皮肤上乱摸,我真是忍无可忍了,
说句实话,妻子虽说人进中年,可保养得真的很好,特别是这对屁股,一直就是
我的最爱,雪白、光滑、肥大、浑圆、富有弹性,现在看着它们在儿子手里被如
此把玩,真让我心里不好受呀。

我真想沖到隔壁去,可我知道,这一沖进去,自己现在的一切都会消失,我
有点害怕这样的结果。

儿子当然不会知道我就在隔壁,所以他放心大胆地玩弄着他妈的屁股,还不
时把头凑上去,在妻子雪白丰满的屁股上亲两口。

说真的,当时,我真的是忍不住了,很想离开这里,可不知怎麽的,却又有
点舍不得,而且下面那东西竟然不可抑止地立了起来,我心里沖满了慾望,这是
我最近十年没有过的现象,天啦!难道我变态?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正在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下流时,儿子在隔壁小声说道,“妈,你又流了好
多水了!”妻子这才擡起头来,擦了擦嘴,白了儿子一眼,“还不都怪你这个坏
家伙,害得妈……你还不想想办法?”儿子嘿嘿地笑了笑,轻声说“那咱们开始
吧,不然回家又得晚了!”“是呀,晚自习都快要下了!”妻子点了点头,小心
翼翼地看了眼包厢外面,我很生气,这家影厅的人为什麽这麽少,静悄悄的,要
不然,妻子和儿子也不敢继续下去了,可我内心却又有点舍不得。

见外面没有人,妻子回头看了眼儿子,轻轻地说了句什麽,然后,儿子就老
实地坐在沙发上了,只不过,裤子已经脱到腿根处,那根东西高高地翘起,上面
湿淋淋的,可能是妻子的口水,妻子则站在儿子面前,背对着儿子,脸上有些不
好意思的表情,可她犹豫一下,又看了外面一眼,就轻轻地提起裙子,退下内裤,
然后一手握着儿子的那根大东西,一边小心翼翼地往下坐,我几乎可以想像出,
儿子那根东西是怎麽样钻进妻子那潮湿、温暖的肉洞里去的。这让我十分地妒度。

妻子晃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坐在儿子的大腿上,嘴里也开始念念有词地呻吟着,
声音很小,可还是让人听了之后受不了,我现在就受不了啦,只是奇怪,以前怎
麽没有觉得妻子原来也这麽风骚,这麽诱人。

不知怎麽地,我那时一下就産生了一种巨大的快感,这是我很多年没有体会
过的,那种怒火与兴奋的感觉让我觉得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天啦,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看着隔壁这对正在耸动的母子,我真的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高兴,一种说不
出的情绪在我心里弥漫开来,不经意间我一眼看见了儿子那扔在沙发角落的书包,
不禁有几分悲衰。

下一篇:大奶表妹